?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2336662

女儿千里之外用手机“遥控”父母在汉看病

2018-06-12 14:40 来源:人民网
分享到:

电子游艺:唯有个人需求和工作岗位的诸多附加条件大致匹配,才可谓是找到了一份相对合适的工作。

一家国内知名三甲医院的门诊部,没有你想象的人声鼎沸,也没有看见病人排长队,大量的人流被智慧医疗的新科技给分流,于是在医院的门诊大厅中间,才有了一片留白献给了图书,部分候诊的病人或等待的家属,在穹顶撒下的阳光下读着书,那画面很美,也许这才是医院本该有的样子。

“我和老伴看病,一路被女儿在北京远程遥控,感觉挺好的!”6月6日下午3点,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门诊大厅,60多岁的胡大爷和老伴笑着掏出手机给记者展示,他们全程没有去窗口排过队,看完了病不用掏一分钱,女儿在北京用自己的支付宝绑定了父母的就诊信息,在手机上远程帮父母完成所有流程。

儿女远程“遥控”父母看病

胡大爷说,女儿在北京工作成家了,一年最多只能回来两三次,他和老伴成了“空巢老人”。岁数大了,身体也大不如前,腿脚也变得越来越不利索,每当身体不适需要看病时,变得很紧张,挂号、就诊、看医生、做检查、缴费、拿药都是不同地方,到处排队。面对医院里各种自助机、扫二维码看病,他们一头雾水,久而久之,他俩“有病先靠扛,小病不愿看”。

两个月前,女儿回武汉探亲,知道情况后,为了让爸妈看病少操点心,就用自己支付宝捆绑了父母的就诊信息。从此以后,胡大爷和老伴看病只需给女儿打个电话,从挂号到缴费女儿都全程帮助搞定。

她是怎么办到的

“在支付宝的医院生活号里,市民可以绑定5人就诊信息,可以是父母或他人的就诊信息。”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门诊部曹清主任向记者介绍,需要看病的时候,胡大爷的女儿就在支付宝的医院生活号里,提前帮父母挂好号、付好钱。然后,支付宝会显示:就诊时间、科室楼层。到了去医院那天,胡大爷和老伴不用再去自助机或窗口取号,直接去诊室看医生就行。看完了,老两口也不用排队付钱,女儿用支付宝就把药费付了,胡大爷只需在药房门口等着叫号拿药。

“今天来医院完成胆结石复查,个把小时就做完了检查。”胡大爷开心地说。

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现在在外地,有很多子女都会用支付宝绑定父母就诊信息,帮父母挂号。父母不会缴费怎么办,没关系,子女一样可以在手机里缴费,很方便。

医院门诊大厅挂号窗口减了4个

在曹清主任的指引下,记者发现门诊大厅外墙,贴着两个超过2米的二维码,挂在进门最显眼处,那是挂号缴费不排队的二维码。

曹清主任介绍,就诊用手机扫描这个二维码后,可直接用支付宝挂号,可挂当天专家号,也可按自己方便的时间提前预约挂号。当患者看病后需要拿药或拿门诊结果交费时,同样可以扫描处方单上的二维码,用支付宝交费,当交费完成后药房迅速将药配好,你只需到取药口拿着单子报自己名字,便可迅速拿到自己的药,整个过程几乎零等待,真正让患者做到了“我的时间我做主”。

以前,每个挂号窗口高峰时间至少排20人,如今智慧医疗让医院日门诊量从开始的4000人左右增至6000人,而智慧医疗让门诊窗口却从12个减至了8个,高峰时期队伍最长也不过10人,大大节省了病人的等候时间。

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多的导医施女士说:“年轻人里有八成开始使用手机挂号,年纪稍大的患者也在渐渐接受这种新型挂号方式,省去了挂号和排队的环节,从去年开始通过医院的推广和导医们的指引,越来越多的患者开始用支付宝挂号和缴费。”

以前,每天早上七点多,挂号窗口前人满为患,队伍非常长,好多患者怨声载道;如今,网上挂号后,就诊人员不再扎堆,在大厅里分散流动,及时就诊,医院也可将病人及时分流。(牛广闻)